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崛起,從1900開始 起點-第344章 全面禁大煙相伴

崛起,從1900開始
小說推薦崛起,從1900開始崛起,从1900开始
“通知李大人他们,从即日起,强行关闭并捣毁镇上所有烟馆,严禁所有人吸抽大烟,违禁者当众鞭刑或下狱。”
他以前在双栖镇目睹过范成贵开设的烟馆,那时他没这个能耐,现在有了权力,他得斩断这个孽根。
“是…”他身边的驿骑官悄声退出去传达命令了。
他不理会郑坤露出惊愕神色,吐露出一口浓烟继续说道:
“至于农业生产的问题,要到外面聘请农业方面的专家,来我们这里给山民做一次会诊。”
“搞清楚到底这地区,这种环境适合发展什么,光种粮食是不现实的,必须要搞其他经济作物种植。”
郑坤在一边说道:
“指挥长大人,我觉得如果想要开设加工厂,最好是往北边发展,在春萨乡附近是最合适的。”
“那里的地势也相对平坦一些,建设的时候速度快时间短,能省下不少费用。”
又咽了下口水继续说道:
亡靈法師在末世 俯思
“槐坎镇属于浙江省的地盘,只是碍于历史原因,长兴县没有派设官员实施管理,由当地势力自治,但如果经济方面有了起色,说不定官衙就要把这里划归管辖了。”
大家看了郑坤一眼,觉得他还是不太了解这位大少爷的能耐,这个湖州知府能管得了吗?
但这位原六品官的郑坤先生,进入角色倒是非常快,知道胳膊肘往里拐,值得表扬嘛!
看起来选他做槐坎镇的镇长,这个选择还是正确的。
大型工厂,蓄牧场所建位置最好是在有争议的地区,那样相对安全一些。
陈天使说道:
“郑坤先生负责在北边,在浙皖边界点找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在那里咱们准备建一个火力发电厂,让咱们所有城镇居民,医院、学堂,工厂等用上照明,让矿井作业都完全机械化,尤其是照明、通风、排水、升降、轨道运输等,那些可都得用电。”
接着说道:
“在湖州吴兴去注册一个机电公司,我们要从国外购买多套火电设备,先在槐坎镇建个小型电厂,然后到杭州府和其他地方,多建几个火力发电厂,挺能挣钱,这些火电设备走正常手续就可以了,又不是武器装备。”
“思维正常的人不会施加阻碍,反正目的地是槐坎镇,谁也不愿意招惹新军或地方势力,为自己找麻烦。”
许云媛、郑坤等人为一镇二乡诸多人口的吃饭问题,而感到担忧和困惑时,在陈天华头脑里形成的计划中,铲除罂粟地留下的闲散劳动力,要用实体来消化,让每个人都有工做,自食其力。
随后他接着强调道:
“目前我们的财力有限,当地人的消费水平普遍低,我们还能支撑得起,等到煤山镇那边的事情结束,我们要办一所职业训练学堂,自己慢慢的培养技术工人,各行业熟悉工。”
“晚上咱们开个会,以后涉及到军事方面的言行低调一些,尽量不要引起外界的注意,当个孙子表面委屈,实际是在减少很多麻烦!”
在办公室里所有人,包括在新军混成标司令部办公的李兴鸿他们,对于陈天华因地制宜从当地选拔人员,通过培训,使之成为合格职业工人的想法,是非常认同的。
基地壮大了,对这些新军官兵而言,增加了强烈的归属感,也用不着经常去思考从军饷会不会减少,或者说什么时候发不出来。
……
近期,沙勒和彭左他们一伙,为煤山镇与白岘乡等地的阿片交易,忙得不可开交。
一批又一批的客户进进出出,他们自己也是忙着天天点钱,安排出货,没时间理会别的事。
沙菱还被沙勒召回去好几天,去镇公所里帮着理帐登记。
又过了一周多时间,新军混合标团的各种野外训练,也就是‘秋操’,正式拉开了序幕。
本次秋操分为步兵防御,骑兵突袭,机炮配合,围点打援等若干个课目操作。
整个标团,除了左刚的突击营,还有各地各据点的守卫,都很调防参加秋操。
甚至刚招募的三百名槐坎牧马场里的马伕,镇警察分队成员,都参加秋操的部分课目,让他们了解战斗场景。
当然,马伕们的基本训练科,射击与骑战配合是由罗二虎他们单独安排训练。
陈天华在安排完槐坎镇的诸多大事之后,带着宋小牛的警卫排回到了煤山镇筑路指挥部。
煤山镇至牛头山段的隧道开挖和路基筑建工作,必须在十一月上旬,也就是入冬之后全面结束。
现在是八月初,还有三个月时间,必须全员鼓足干劲,争分夺秒。
明天开春,就开始铺设铁轨,接着就是通车测试。
当陈天华回到指挥部,沙勒和彭左等人还集体登门拜访,又是送去了不少当地土特产,牛羊肉和面粉等。
他们对陈天华铲除罂粟种植,继而捣毁大小烟馆,禁烟等行为十分震惊,摆在面前的巨款不要?
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得是啥药?
是否得到过上峰的具体指示?
陈天华装傻充愣,并没有正面回复众人的疑惑,他只是说自己反感阿片,厌恶那么行尸走肉的大烟鬼,一时心血来潮,就来了个禁食阿片烟。
大家嘻嘻哈哈的喝茶吸烟,相言欢笑,旁人根据看不出这三方之间有什么隔阂。
第二天,沙菱从镇公所回到隔壁综合办公室。
自从许云媛和她的二位女助手离开指挥部,前往槐坎镇之后,综合办公室目前只剩下三位男文书,沙菱自然就成了陈天华的机要秘书。
沙菱走近陈天华办公室,他忙上前询问道:“小菱,这边交易进行得怎么样了?”
“交易基本上结束了,还剩下的一点库存,要等待广东来的一个新买家消化。”
她见陈天华有些疑惑,忙笑着说道:
“这你不知道,广东这个新买家是沙勒的关系,他的货加工好了之后,大部分会走私到香江等地。”
“今年的交易量有多少?”陈天华关心的是这个。
“都是银票,还有一部分是现大洋,大概清点了一下,和往年的金额差不多,四百万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