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明末庶子-第四百零五章 奴家不信鑒賞

明末庶子
小說推薦明末庶子明末庶子
张景娶了黄花闺女乌兰托娅为妾,他让黄花闺女方魅儿和曹冰洁做了贴身丫环,张景让了破了身子的琳儿到奇山区京师办事处上班,他让破了身子的冬日娜回叶尔羌汗国了。
“奇山伯叫张怜花,他只怜惜没有失身的女人。”
陈于泰也想抱着丽珍睡觉:“丽珍姑娘,以竹为题目,我作了一首小诗,请姑娘雅正,愿出五千两银子辛劳费。”
和他表哥周元仁商量好了,争夺丽珍姑娘,大家各凭本事,大才子陈于泰出一首诗和五千两银子嫖资,他想和丽珍姑娘睡觉。
“我也作了一首诗,并出一万两银子。”扔给丽珍一个媚眼,夏曰瑚也出价了。
“我出一万两,不,今天我出三万两银子。”众人抢丽珍,把丽珍的价格炒高了,完颜烈性心里骂了一声,张景不要失了身的丽珍,老子要。
“想和妾身共度良宵的请以竹作一首诗,众人评出最好的那首。”丽珍看张景一眼:“奴家只想才子琴瑟和鸣。”
不要银子,人家丽珍姑娘要比诗招亲,她和要现场最有才华的人共度良宵,不只是现场的举人,多个已经和青楼女激战过一场的举人也从房间出来作诗。
知道完颜烈性在教坊司竹园请客,举人来之前大都绞尽脑汁作了一首以竹为题目的诗,话说,就连完颜烈性都找了一个枪手作了一首以竹为题目的诗,准备附庸风雅。
像模像样,众位举人装腔作势一番,象是当场作了一首好诗后,都把自己早就弄好的咏竹诗写在纸上让人传阅。
“得见诸位佳作,完某,某家心有所感。”完颜烈性心里骂称呼他为“老完”的张景一句。
“某家心有所感,偶得一诗……”完颜烈性摇头晃脑,把他早就背熟的诗念了出来。
早有准备的家丁把完颜烈性背的诗写在纸上,大字不识一筐的完颜烈性弄了首诗卖弄,引得不少人暗中嘲笑。
周元仁不屑地看完颜烈性一眼:“老完,你这个武夫会作诗,你当我们是傻子是吧!”
“‘老完’是你叫的吗?”完颜烈性起身把周元仁踢倒在地上:“你算什么东西!”
害怕张景,完颜烈性任张景称呼他为“老完”,但完颜烈性不害怕正和温体仁斗得热火朝天的大明首辅周延儒,他更不害怕周延儒的儿子周元仁。
愛情 大 玩家
“完颜烈性,你敢打我!”周元仁从地上跳起来,他抄起一个矮凳在一片惊呼声中,冲向完颜烈性:“老子砸你这个死鞑子!”
“滚犊子。”完颜烈性抬腿再次把周元仁踢倒在地上:“小子,敢再撒野,我把你的腿打断!”
奇山区民兵第二大队刘大拿以前是屠夫,身体彪悍,孔武有力,他是奇山区的一员虎将,去年秋天,在铁山城,刘大拿在战友的帮助下才把女真正红旗固山额真完颜烈性击败。
来到大明京师当了大明的建顺伯后,懒散不少,但完颜烈性每隔三五天会早起练武。
现在的完颜烈性肯定不是刘大拿对手,但完颜烈性把公子哥周元仁打得找不到北,没有问题。
“表哥,大家是出来玩的,消消火。”周元仁不是完颜烈性的对手,陈于泰把貌似要和完颜烈性拚命的周元仁拉到一边。
周元仁借坡下驴,他冲完颜烈性说一句狠话后,搂住身边那个青楼女。
都市极品医仙 临风
夜小樓 小說
拉着青楼女往房间走,周元仁在青楼女的欲拒还迎的表演中,上下其手。
“大家都作了一首诗,伯爷,您要与民同乐啊。”丽珍妖娆的身材性感迷人,脸型有些古典美,笑的时候有一个甜甜的酒窝,皮肤白皙,眉目传情,她请张景作诗。
“崇祯二年一首《木兰词》惊艳天下,崇祯三年的《落花》一诗让人惊叹,崇祯四年的《沁园春雪》让人震惊。”
丽珍亲张景一下:“伯爷,妾身代表今天在场的雅士请您赋诗。”
“是啊是啊,伯爷,我都忍不住作了一首绝妙好诗,你出手肯定更加不凡……”完颜烈性咧着大嘴起哄,让张景作诗。
“作诗很简单。”伸手从身后的竹子上摘了一片竹叶,张景笑道,他把竹叶扔掉:“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千片万片无数片,落到地上也能见。”
“一滴两滴三四滴,五六七八九十滴,千滴万滴无数滴,飞入桂花终不见。”
来仪骂张景一句:“今天这首《咏竹》和去年秋天你在鹿鸣宴时作的《咏雨》差不多,这首不算,风致,重新作一首。”
“蓝蓝蓝,草儿蓝得亮晶晶;篮篮篮,竹子编个大花篮。蓝蓝蓝,给草儿涂上亮颜色,篮篮篮,用竹子编成大花篮。”
张景笑道:“一男一女,两人相见;三更半夜,四处无人;五号小院,六号房间;七黑一片,八光衣服;九天九夜;十分激烈!”
继在相亲会念了一首“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这首《月光》淫诗后,张景今天又作了一首淫诗。
顏紫瀲 小說
现场响起一片叫好声,在场的青楼女不管是清倌人还是能陪男人睡觉的红倌人都冲张景扔了一个媚眼。
“九天九夜,十分激烈,伯爷,男人哪有这么厉害,奴家不信!”
发情娱乐室
丽珍亲张景一下,她心里骂张景一句。
今年的花榜状元冬日娜是张景的小妾许晴雯的贴身丫环冬儿,她以前肯定陪张景睡过很多晚,一夜夫妻百日恩,失忆的冬儿见到张景后,她立即就恢复了记忆,冬儿和张景的感情比较深。
丽珍偷偷看张景一眼,冬儿被叶尔羌汗国人抢走后失了贞,张景很快就把冬儿哄回叶尔羌汗国,他也不是好东西,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七黑一片,八光衣服,九天九夜,十分激烈。这首诗很好!”陈于泰皮笑肉不笑:“伯爷,这首不是咏竹诗,伯爷作的咏竹诗肯定非常好!”
他表哥周元仁恨张景入骨,陈于泰看张景不顺眼,让张景作一首非常好的咏竹诗,他是挤兑张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