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江湖不歸人》-第一百零九章 牽絲傀儡戲(9)看書

江湖不歸人
小說推薦江湖不歸人江湖不归人
1.
黄昏。
已是黄昏。
落霞鲜红如血。
孤雁长鸣,飞鸿远逝。
风。
有风,不大。
嫡女重生,痞妃驾到 小说
轻轻的,柔柔的,抚过海面,泛起丝丝波澜。浪花卷起,朵朵晶莹剔透。
玉阶台映着落日的余晖,泛着金黄色的薄纱似的耀眼的光芒。
杨小公子站在玉阶台上,远远望着天边那一轮火红的落日,只见红彤彤的薄云环绕,如同倚红楼的轻纱,有意无意的掩了落日半面羞涩的脸庞。朦胧的美感恍如仙境。
绿刀站在他身边,手中是那柄翠绿色的刀。
她双头将刀捧在眼前,看着刀身折射阳光,映出多彩的光晕,喃喃说道:“绿色的刀。”
杨小公子看向她。
“绿色的刀上却曾染过鲜红的血。”
红涧瞥了她一眼,冷声道:“江湖中人谁的手是干净的。绿色的刀也不过是表面的绿色罢了。它的灵魂早已被鲜血浸透,染红,再也无法洗净。”
绿刀握着刀柄的手猛的一紧:“我知道。”语气一顿,“只是我想不到。”
“想不到什么?”
“她竟是牵丝傀儡师的人。”
红涧眉头一皱:“她好像并没有说她是牵丝傀儡师的人。”
绿刀抿唇,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杨小公子:“除了牵丝傀儡师,还有谁这么急着来试探我们公子的实力?”
“公子好像并没有出手。”
“因为她根本不值得公子出手,她只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女孩。”
“不是。”杨小公子突然插口,“我杀人从不管对面是强是弱,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绝世皇帝召唤系统 小说
绿刀收刀腰畔:“那么公子又为何?”
杨小公子浅笑恬淡:“因为她身上没有杀气。”
杀气。
那是一种杀人时才会散发的气场。
杀气看不见,摸不着。但有心人却能够感觉到,用心去感觉,用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头发,甚至每一次呼吸去感受杀气的存在,
强烈的杀气可以使人瞬间警惕起来,甚至会紧张到心慌。但这种杀气往往只有视人命如草芥的杀人无数的高手才会拥有。
这种强烈的杀气,不管他是在睡觉还是在吃饭,好像总是被这气场包围,令人不敢靠近。
那个“六耳猕猴”变作的“何盘盘”绿丫头当然没有杀气。所以她现在还是活的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仅如此,她还活的很快乐。
她现在脸上都已笑开了花:“公子,你不知道,那杨小公子身边竟有一个身着绿衣,佩绿刀的姐姐。”
绿丫头一边说着,一边对着桌上的铜镜把脸上易容弄得粘稠的人皮一点一点的撕下来:“令人更想不到的是,那个姐姐竟然就叫绿刀。绿色的刀,嘿嘿,简直是天下第一可爱的名字。”
于优优斜倚在床上,慵懒的半眯着眼睛,含笑道:“绿刀,绿刀。不错不错,一定是一个很有眼光的女孩子。我觉得她一定会同意我把倚红楼改成倚绿楼的建议,你说呢,绿丫头?”
绿丫头卸妆的手一顿,忍不住一阵唧咕:“喜欢绿色难道就要把一切其他的颜色都要改成绿色吗?这样好吗?况且世人都说是红颜知己,红袖添香,可不曾听说过绿颜知己,绿袖添香啊。”
心中虽是这般想的,面上却是同意的点点头,勉强笑道:“公子说的简直对极了。”
2.
杨小公子已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
夕阳西下,潮起潮落。
血的腥味儿已渐渐淡去,只剩下一股说不出的恶臭。即便是海风的腥气也无法掩盖。
台上的尸体的脑袋已被那只蛊虫钻了一个又一个的血洞。身上的烂肉也被苍蝇白蛆啃食的露出了森森白骨。
星际之全能进化 星河圣光
冷凄凄的瑟瑟刮过杨小公子的脸庞。
滚滚的浪头拍打着海岸,发出澎湃的清澈的水声。
红涧规规矩矩的站在杨小公子身侧,一动不动,她一向都是最守规矩的。
绿刀却不尽然,跟在杨小公子身边越久,她就越不守规矩,愈发耐不住本性。她总是忍不住看看这儿,看看哪儿,好像每个地方她都没见过一样。
但是除此之外。其他的不规矩之事她也是不敢犯的。毕竟杨小公子并不是什么好说话的,心善的主儿。
她曾亲眼目睹杨小公子把一个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凌迟,原因是那个人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没大没小的顶了几句嘴。
那么杨小公子什么样子是心情不好了呢?
绿刀不知道。
杨小公子好像永远都是面带微笑的,笑容天真可爱的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甚至在凌迟那个老部下的时候,他还是笑的,笑的很可爱,可爱的让人不敢相信,他手上的无鞘剑正在一剑又一剑的划过已经血肉模糊的人的身体。
他的底线又是什么呢?
绿刀也不清楚。
所以她从不敢随意挑战杨小公子的忍耐程度。
远处的天幕渐渐暗下来,星光点点,恍如萤火。淡淡的月光温柔的轻抚这个世界。
那一抹月,朦胧的像水中的月,像荡起涟漪的清潭中映下的月。
它那么远,远的恍惚隔世,又那么近,近的就在眼前,仿佛一伸手便可以触摸到那冰冷的迷蒙的薄纱似的月光。
杨小公子已伸出手,月光柔和的撒下金光。
微风拂面。
杨小公子忍不住闭起眼睛,聆听风抚过海面的声音,感受月的凄凉。
“好美的月。”杨小公子忍不住赞叹不已,“若能死在这里,岂非是一种享受?”
“只可惜,”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女声,清冷婉转,“现在并不是它最美的时刻,死在此时,岂不可惜?”
3.
柔美的月光下一道婀娜倩影映入眼帘。只见这人一袭水蓝色长裙,手提一盏火红色的精致小巧的灯笼,灯火摇曳,朦胧而绝美。
杨小公子还未看清她的脸庞,却已认出她的声音。
她的声音是这世上最特别的声音,像山间清泉般清澈,又如甜蜜蜜的糖块儿般甜美。
她的语气总是淡然的,听起来很轻,却又不显得有气无力,反而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倔强。像幽香的梅花,在冰天雪地中,傲然绽放。
连理枝,当然是连理枝。
除了连理枝,再没人能有如此美妙的声音。
微弱的灯火下,显得连理枝的五官愈发柔美,似比天上的月还要美艳几分。
她衣衫单薄,神色平静的不起一丝波澜。
妩媚的桃花目中总是饱含着一抹淡淡的忧伤。这让她总有一种楚楚可怜的弱不禁风的美态。让人不自觉沦陷其中。
“连理枝姑娘。”杨小公子有些惊讶。
一旁的红涧见是连理枝,面上骤然结了一层冰霜。目中寒意如剑锋,冷冷的上下打量着连理枝。
连理枝感受到了敌意,尴尬一笑道:“奴家打扰到公子了吗?”
亲爱的你不乖
杨小公子摇摇头:“姑娘来的正好。”
连理枝微笑着扫了一眼红涧和绿刀,笑容浅淡:“那好像只是公子一个人觉得的。”
杨小公子眨了眨眼睛:“难道连理枝姑娘不觉得刚刚好吗?”
连理枝缓缓摇了摇头:“公子认为的刚刚好又是什么呢?”
杨小公子笑道:“此时此刻此景,很美。”
连理枝望着天上的月:“但这并不是它最美的时刻,此时此刻,并不是最美的玉阶台。”
玉阶台此时在迷蒙的月光下,恍若绝世琉璃,柔光似水,涟漪一片。白玉的台,夜明珠闪闪发光,如天上的星星,捧着台上的月。
杨小公子怔了一怔,他看着连理枝柔情似水的目光,淡然如风的笑意,忍不住抿唇轻笑:“没有最美的人,再美的月光又如何?再美的玉阶台又如何?再美的红尘,更如何?”
连理枝听他这一番话,脸颊顿时泛起一抹落霞似的红晕。美得不可方物,不染尘俗。
她垂着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跳动的灯火。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蝶翅一般覆在眼睑之上,在黑夜的灯光之中,显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迷蒙美感。
良久,只听连理枝叹息道:“公子这话,奴家却是听不懂了。”
杨小公子无奈笑道:“姑娘听得懂听不懂这话都无所谓,在下只有一个问题。”
连理枝抬眸看他:“公子请问。”
杨小公子道:“姑娘可愿陪在下沿着海边走一走?”
连理枝轻咬下唇,最终才点点头:“奴家岂有拒绝公子的道理。”
连理枝说罢,就要踏上玉阶台的台阶。
海风一阵。
凉的阴森透骨。
连理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微微蹙眉道:“公子,奴家怎的闻得这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恶臭味儿?像腐肉一般。”
杨小公子一惊,他似乎这才突然想起来那秋水儿的尸体还没有处理。
他连忙向前走了几步,把尸体血泊挡在身后,思索一番,磕磕巴巴的解释道:“这个啊,想是潮起时带上岸的鱼儿未能归水,死在岸上臭了罢。”
连理枝眉头舒缓了一些:“这样的吗?”
杨小公子急忙点头:“是这样的,定是这样的。红涧绿刀你们在这里等我,顺便把臭鱼死鱼处理一下。莫要污了连理枝姑娘的眼。”
说罢赶紧走到连理枝面前,扬唇笑道,“姑娘,我们走罢。月色不等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