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帝國時代III獵愛狂野騎兵 堯刖帝國-(宸少篇No131)說好不會愛上的相伴

帝國時代III獵愛狂野騎兵
小說推薦帝國時代III獵愛狂野騎兵帝国时代III猎爱狂野骑兵
<爱心邀请,生死契>
✦✧✦✧
烟纯心骨气的整整等了两秒钟,头晕脑胀的感觉自己自作聪明被他识破,就更加的无法平常心看他这样的样子,心猛然的一利索一痛下来就撒开丫子跑了,路过龙禹宸的时候,她心酸的被刺激的再疼了,眼泪水不顾一切的往下落,跑的时候怕被他看见,所以努力的压下自己的难过,不让他看出异样,一股气的往上爬,越往上爬,她就是越害怕,如果有一天她无法离开他那怎么办,会不会像他说的一样,心很痛,会很累….身体猛然在碰到手柄的时候,打了一个滑,她实在怕像刚才那样发生的过程,再来一次吻别的话那就真的太没自尊了!
一鼓作气的拉开门,“嘭!”猛然就关上,人也顺势往下坐在地上,趴在膝盖里埋着头,先是奋力喘着气,大口大口的想要得到一丝缓解,可是越喘越害怕,她怕了,她刚刚忘了龙禹宸是个石头,也是头狼,怎么就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掉入他步好的陷阱里,原来他笑,是个陷阱可以迷惑,落入龙禹宸的圈套里,那就真的可能一辈子都别想再次自由!
房间里,烟纯心闭上眼睛,心狂乱跳不停,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赶快爬起来冲到洗手间,用冷水叫醒自己迷离困惑的心!
冷水猛然的啪打,啪打着自己的脸,不,她绝对不能答应龙禹宸玩这样爱的游戏,也不知道是谁给他出的主意,从前他都不屑自己….如果她输了,真的要赔上自己,负上自己!
猛地,烟纯心睁开了一双带红的眼睛,眸子里有着极强的坚定,她一定要离开,一定要离开,她心里没有怀上孩子的喜悦,龙禹宸也不在意,她一定会重新开始,坚定自己的信念!
烟纯心计划着怎么离开龙禹宸!
龙禹宸却在楼下,透过台阶看着那道门,缓缓的才站在落地窗前,眸光深不见底的睥睨着窗外的夜色弥漫着雾气,邪恶的笑容镶嵌在雪狼般的唇边带着阴戾的咬牙随着别墅安静下来,渐渐的没入夜色里一丝昏暗,墨瞳里取之不尽的嘲讽也随之而来!
是什么促成这样的心思,当然不一定是月月的挑衅!
龙禹宸此时不注意自己复杂的眼神渐渐冷戾下森冷海潮般的涌动,他只是看见楚熤博不断的挖掘,靠近自己,从而,想知道他到底背负了什么血海深仇….想到此,龙禹宸就径直抬步,冲往自己的书房!
过了半刻,龙禹宸已经洗了个澡,身上穿了一件褐色浴袍,头发全都耷拉下来,显得颓废又傲然…一双被洗刷的星眸子也越发的闪动星人…
端了一杯咖啡,来到他的书房,坐下来就在电脑前,看了半个小时,新发的股份文件。
接着,在他手里打开KX的文件,大致浏览了堆积的文件,墨瞳淡淡的划过文件上,关于巴西筹建一事,定在伊莎贝拉港湾..他点了出去同意,一件一件大约有300份文件!
适时,屏幕上的弹框,还发出KX最新的行动指令,那些暗杀的任务,他都一道一道的按照部署,KX每次接任务到完成的最终方案,有的需要直接刺杀,有的则是要求按照计划进行盘覆,有的则是….总之KX有各种理论和实践结合的杀人姿势,不过是利用情报牟取的暗夜价值!根本不值得一提,KX也是一种无影的手在掌控着情报交易!
过了一会儿,屏幕上滴滴的一道破门声打破了沉寂!
程序代码上的混乱,一下子就噗嗤噗嗤的往外冒,龙禹宸双手修长的盖在键盘上,稍微整理了这个玩笑!
随后,一串乱的代码在他指尖,渐渐的归顺了代码,他有些惬意的靠在大班椅上,邪魅的看着墙上的投屏仪!
代码在X中间,找到了一个影子,用防技术跟踪找到对方躲藏的位置,太平洋矿岛,龙禹宸淡漠的等了两分钟,对方显示等不住的,不断的发来报告Eitc…
奥格斯的法则
修长的手指才优雅的点下那处按钮,投影仪上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
Jet还在笑宸少,不会发现他的新手段,只是才试了两秒,就被他逮住,只是他脸上完全没有被发现的不好意思,反而越发的沉冷,充满杀气的眼神漆黑锐利,看了看宸少,那冷冽的透着肃杀的气质立即就像块冰面似的,阴森森的冒着寒戾,那双鸷冷的眸看了一眼就让人从心泄露害怕,而他有些花哨的发型却在妖艳之中增添了一丝丝女人的妖冶,那手上的戒指是K,耳朵上的耳钉是X的等级,证明他是个不易接触,等级超级高的杀人专业雇佣军团的黑手老大,那传来地狱冷绝般的叫嚣在笑容堆满时,阴恻恻的让人怀疑他的阴阳两面,到底哪一面更果决,戾嗜!
“宸少,你见过Chery….?”几乎是肯定的语气不卑不吭,令人肃然起敬的冷漠,只一秒由内而外的散发了戾气..
龙禹宸看也没看他一眼,很不爽的说道:“查到我要的?”
Jet冷漠的没有一丝动容,只是沉默了下,方才说道:“宸少,这件事情你没得阻止龙先生,2天前,龙先生开价谈!在比华利山!”
龙禹宸微微蹙了眉,眸光划过Jet锐利的眼睛,冷漠的说:“他瞒不过!”随后,呢喃声溢出:“不如喝几杯咖啡…”
闲的!
龙禹宸不屑,脸上的阴霾更是翻滚了冷戾的气色,阴冷的眸色更是一滞!
Jet看着这样平常狂傲的宸少,并没有先发表意见,不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宇雷厉一沉,目光滑过削冷,桀骜不训的口气猖狂道:“我忽然想起来,因为这件事情,龙先生几乎抹除,间隔20年,是30年前发生过什么?还是….他不想动用权力就这样隐藏…”
龙禹宸挑眉,鹰眸底披露狂傲的霸气,闪过Jet傲气的脸,他不知道为什么龙龙要保护那两个财阀,如果是这样……那么,两个财阀之间的权力斗争,这个矩阵倒是挺有趣的!
想让哪一个当总统,他们的什么技术不能过关,完全要看龙亚国际放不放权!
而因此拿这件事情威胁龙龙的某个人,也一定知道深藏的力量!
龙禹宸阴戾的眸划到Jet那边,定格在他背后的KX魂,淡漠的说道:“掌权人不想放,暂时听他的,我也不具备现在跟阏氏动手,翁南雄跟船长的事,还需要在测!”
Jet不动声色,拿上了一份文件,冷淡的说:“可,军统已经出动了,他们上次还在杀你!”
龙禹宸浅扬了个嗜冷的血弧,神情冷漠,一字一句有力道:“两个军统不一定都加入!”
“闫放确实没有加入…”Jet听到闫放,神情更是冰冷,冷冷的话里没有一丝情绪,愤恨道:“谢军统手下的人,都是血出身,特别是母系一派!我查到,闫家有两位女儿前后嫁入谢和弦的家族..越如姿她的身份太复杂!”
“越如姿…..”龙禹宸挑眉,冷冷的说道,并不把越如姿放在眼里的口气!
“她是构不成干扰,龙先生那里宸少怎么以级别回复?”Jet终于把这个问题问出口!脸色也难得的变了变,显然,对于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越界!
KX的情报,买卖消息,一旦同意卖给买家,就一定会给对方一个满意的答复,可是,龙先生注意到了,封锁了消息来源,宸少也不知道买家是谁,两个财阀里面只有一个联系的,如果是这样,宸少根本没法在继续按照KX路线查下去!
Jet是个冷静睿智的杀手,一般来说KX不会遇到阻拦的问题,可这件事情是龙先生自己插手的,他进KX开始,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你回了买家!”龙禹宸只是淡淡的说,这种情报买卖上亿资金的事情,他居然说的理所当然!
Jet皱了一下眉,很不解的看着宸少,宸少和龙先生之间的关系,很有区别,龙先生没有放权KX宸少,如果理事会那边有动静,少主也有意见的话,那寂先生很难做…这样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宸少还不是KX的掌权人!
龙禹宸薄唇浅扬了个邪肆的弧度,淡淡说道:“卖家和买家都要,那这个情报KX不拦截!但我也不打算卖,告诉龙先生,这个人情我以KX名义收下!”
Jet沉默,宸少不卖人情对方是龙先生,对于下家来说,这样做的确会有价值,只是,宸少对于这件事情,就真的只是为了阻止掌权人吗?有没有别的因素!
他知道龙先生是极致到理智的一个人,宸少同样也是理智的!
宸少和别人不一样,KX谁他也不曾放在眼里过,只是宸少自小就狂人一个,掌权人会训练他,即便掌权人会训练他,他也有时间匀出来做别的!
如果说他是因为龙枭尧毁灭而放弃,熟知他的人都知道,这不可能,那么这一次,他到底斥了什么缘故..宸少没有泄露半点风声!
Jet眉头凝重,看着宸少,他并不同意这样的要求,只是,宸少似乎这一次很坚持!
龙禹宸切断Jet的代码,他坐在椅子上沉思了片刻后起身离开了书房!
黑夜的风,继续凛冽的吹…龙禹宸穿着浴袍经过自己房间门口,听到隔壁房间烟纯心依然还喜欢睡觉说梦话!
他看了半晌那间房间,薄唇轻佻起邪肆的弧度,墨瞳里的深处闪烁过一丝邪妄的光,不过是一个女人…整天这么可伶,跟他玩心.她配吗?
龙禹宸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想到由于前几天种种事情,自己的失言又失言,有些不爽的大力把自己的门板一甩,隔绝了烟纯心那种讨厌的呼唤声!
他讨厌这种呼唤,好像全世界都欠她的样子!
他冷眸一闪,即刻闪到右边的门前,自己轻声的说:你不可能让全世界都对不起你,只有你,会对不起全世界,真不知道,你会以什么样的心情去看待整个世界!
烟纯心的脸色苍白,仿佛睡的非常不安宁,她拧着眉头,一个劲的在纠结,好似要想来急迫的逃开这个区域,轻声的呢喃道:我要离开….放我离开…你快放我离开…龙禹宸,我一定要离开…
龙禹宸只觉得脑门有点疼,隔着墙壁,他都能听见烟纯心这么大的呼唤声,说她要离开,他猛然在清醒中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僵硬,从而刺目了一抹深沉的血色沉眸,眸越来越沉,也越来越清晰,他尝到而了血腥味,顷刻间睥睨着眼光看着一侧,经过烟纯心从夜岛的伪装,原本意识到,她还很可怜,可是楚熤博的关系让他值得深思,一抹冷戾的嘲讽划过唇边,墨瞳也耸动了嗤嘲,冷冷的看着透过这堵墙,仿佛都能看到烟纯心此时此刻正在困在一个牢笼里面,做一只妄想冲破牢笼诅咒的小鸟,在他眼前一直扑腾,他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挣扎!
烟纯心,你太小看我龙禹宸了,你敢蔑视我,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惹上我你承受的代价真正的是什么,我会改变你的全世界从里到外,从此你只有我的标签!
K市
地上搏击场
奥玛还在换卡交接中,就看出这张卡牌有问题,他抽回,当抽回的时候就遇到问题,男人死死的扣住他这张卡牌,不让他拿走。
奥玛狼狈中看了他两眼,只见男人身后还有另外一个头戴帽子的男人,他挡在阴影当中。
奥玛立即就放弃这两张情报牌,盯着面前忽然而来的男子,仿佛一夜之间头发花白了好多,他是那么的憎恨眼前的人 ,强制忍下自己的颤抖,咬紧牙关,沉沉的说道:“你什么意思..”
“有些事情,自己不能做就不要老是想着做!”男人似乎有一丝邪恶的笑声,逼着奥玛狠狠的瞪了一眼,就把卡牌插进自己西装的口袋里。
奥玛气的发抖,恐惧渐渐染上心头,这嘲讽的声音在这样的夜里透着诡谲的气息,仿佛加重了更难堪的局面!
“看你的表情是不愿意见我!”
奥玛的脸色始终不好,他看着一步一步往前走的身影,沉戾的眸子里几乎喷火,他越是喷火都愤怒,就愈是被另一种情绪蔓延,覆盖到复仇,原本想做的事情就那样因为他的到来而变得沉痛!
第二天
经过慈善会后,K市,龙帝国集团在K市的项目似乎都在滚动中忙碌…
眼光穿透云层,似乎无法阻挡太阳的温暖!
经过一夜的梦游,烟纯心的心感觉到很痛,可是,她脸部发烧,第二天烧得很厉害,整个人都懵懵懂懂的,坐在餐桌上就像梦游!
喉咙在发烫烧心烧得慌…
经过一夜反复修改,Jet才查到一点点蛛丝马迹,可是,腾,他的眼睛刚刚看到一个从未见过的东西,就起了疑心!
J山庄
龙禹宸起的很早,在书房处理了KX的紧急需要处理的事务后天已然大亮,他手指掐了掐眉心,眸光落在外面,Jet找到了什么,破解需要等到晚上,这段时间,他思虑着!
烟纯心见到他那么激动,如果那天就查出什么,她不会把自己跟名凝比较,一国公馆,两个大副,这事情还真是有缘分!
无论烟纯心是不是跟零一想到一块,模仿名凝的穿衣打扮,有多想靠近她,她是她,一点都不会接近名凝,就算两个人的身世那么像,可名凝的骄傲是烟纯心没有的,烟纯心眼里多了一份自责冲动,伪装隐忍,她懦弱,自卑,想到此,龙禹宸的心是彻底沉下,整理了一夜的资料,发现那点不同,现在,他整个人都很烦躁,烦躁烟纯心为什么肯听月月的话,让她勇敢一点追逐他,而她却真的喜欢跟他明里暗里的表白!
而昨天晚上,她又说要逃离!
哼!
这个女人好几次都跟他玩同样的游戏,却知道是游戏,还不断的加码,还能沉沦,她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龙禹宸心里这么想着时,还一边暗骂,可是,骂着他的脑海里却对烟纯心昨天晚上那样的慌张,面对自己的吻,居然有热情出现,越想越烦躁,他的心猛然微缩,从窗外的视线彻底收回来,起身就往门外走去!
他走到走廊上,眸光不自觉的轻倪了眼烟纯心的房门,晶曜石般深邃的墨瞳,眸底的最深处有着一丝纠结。
他薄唇轻抿之际,已经掩去心里那抹想要进去看看烟纯心的心思,径自拉回眸光踏着沉稳的步伐往楼下走去!
“宸少!”苏暖暖早就摆好早餐,看见宸少下来,便微笑道:“咖啡准备好了,您今天就在家里用餐吗?”
龙禹宸听着,看着桌子上的牛奶瓶,又看了看厨房的方向..
苏暖暖反射性的也回头看了看厨房的方向,随即慈祥的淡笑,转回头看着他,带着笑容的眼散发着温暖,才说道:“她今天还没有起来!以前都是很早的!”
龙禹宸听了,猛然就蹙了剑眉,然后冷声质问:“我有问到她吗?”
苏暖微微愕然了下,随即对于龙禹宸那副冷面的样子,不经在心里暗笑一声,这样的腹诽她只是在心里诉说,却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只是微微垂眸不去接这话了!
龙禹宸坐在餐桌前,伸手拿过一旁苏暖每天都会给他准备的龙都政报便洒脱的看了起来,苏暖暖见他这样,就转身去厨房端了刚刚煮好的咖啡放到他面前,随即恭敬的退下,不去打扰!
龙禹宸翻动着报纸,大致的阅览了一遍,见并没有什么可以引起他注意的事情,索性将报纸放到一旁,只是,他自己却不知道,此时,他的脸可谓是要多臭,就有多臭!!!
比利华山
跑马场上,天空万里晴空,一览无余.
有几位爱好赛马的年轻人,喜欢一早就坐在沙发上游览项目,说道好处的地方,还发出愉悦的谈论笑声..
越如姿一晚没睡,整夜都在陪着某区少校..
宫城也没想到跟他接洽的会是一区少校…龙禹宸没有来,事情总有变化,而他不想要纽约那边有什么变数!
男人只带了几个人就赶来挑衅K市黑帮手党,真是活得不耐烦…
胥黍那双黑漆漆的眸,一把枪凌厉的拔出来,吓得宫城周围的人都时刻警惕起来!
宫城很不给面子早就做好了防范,他是算计到有人会把枪,可没想到是个少校统领!
胥黍只知道,这个人竟然敢在自己管辖的范围里闹事,还带着黑手党!
“说,幕后主谋是不是你!”
他死亡般的眼神带着诡计,宫城根本不在乎他是谁,他只知道这批物资是他的,谁敢拿就是死!
一席人根本不管这里就是比利华山,而他们一动手,两边的人马都在比利华山上的动静被控制下,跑马上有自动守住秩序的人!
两方你来我往,子/弹擦过宫城的脸,幸亏他挡的快。
J山庄
“宸少…”彻彻从一边走来,边走边说:“K市,有人抢货…”冷淡的眼神看着宸少,叫了医生来看烟纯心的病,他站在一边,只是默默的微垂着眼眸。
龙禹宸墨瞳深壑噙了一丝侧睨而来的沉暗,看了一眼彻彻,眉头微微蹙了蹙,伸手拿过文件快速翻起来.
彻彻继续说:“K市,有几家货商,好似不对头…”
龙禹宸看完,才扬起墨瞳里的阴鸷,微微挑眉看着彻彻,薄唇若有似无的浅扬了个弧度,阴森的墨瞳溢出寒冽的光,甩给彻彻,浅笑道:“只要宫城受了一枪就好!”
彻彻看了一眼病了烟纯心,又接着看着龙禹宸,原来他是报一箭之仇,故意把经销商引到这里来,难怪一直关注比利华的楚熤博会发动军统出去截杀!
宸少的为人,睚眦必报,还同时拖住两个人,彻彻不经打了一个冷寒,这样的他跟此时关注烟纯心病情的样子,一定都不一样!他蹙眉有一丝疑惑,昨天晚上宸少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