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天天中獎笔趣-第386章 又老又嫩的韭菜

天天中獎
小說推薦天天中獎天天中奖
江帆深表怀疑,问:“郑老虎还有这本事?”
江爸说道:“我也不清楚,看样子不像是假的,好几个炒股的都说赚了,我就想老郑那个没文化的都能炒股赚到钱,我也该学一下,能赚几个零花钱就行。”
江帆连连点头:“是应该学一下,来来来,我教你。”
江爸一听儿子并不反对,立刻来了精神,兴致勃勃地学习起来。
江帆打开手机,点开行情软件,很有耐心地给江爸讲解基本的操作常识。
这种事情,堵不是办法。
既然江爸有了兴趣,不让他碰心里老放着个事也不好。
还不如主动点,让他体验一把被人当韭菜割是个什么感觉。
关键是转移一下注意力,免的天天催孙。
吕小米带儿子走了,江爸江妈闲的没事,也只能催他赶紧再生几个孙子,可江爸忽然对股票来了兴趣,到是个转移注意力的好事情,江帆甚至在考虑,也给江妈找点乐子。
可是思来想去,也没找到能让江妈转移注意力的办法。
江爸虽然退休,但多少还会有点事业心。
对股票来兴趣就基于此。
可江妈就不一样了,这两年早就彻底躺平了,除了心心念念的想抱孙子,对其他东西是彻底没了兴趣,不想交朋友,也不想做美容,更不想跟一帮老太太跳广场舞,
就想抱孙子。
但凡江妈有点别的兴趣爱好,哪怕上个当受个骗,只要能转移注意力,别再整天催着他多生子孙,江帆就觉的值了,可江妈对什么都没兴趣,着实让他无可奈何。
吃晚饭的时候,江帆交待裴家姐妹,有空教江爸炒股。
江爸到不惊讶,儿子会炒股,这姐妹俩会炒股没啥奇怪的。
两个小秘却很惊讶,炒股可是个技术活,不是那么好学的。
姐妹俩炒了几年了,也依旧还是个小白,除了基本的交易操作,其他什么也不懂,甚至连k线图都看不懂,江爸竟然想炒股,从此韭菜市场又会多一个新丁啊!
心里这么想着。
姐妹俩当然不敢说,可没那么傻。
回头才找个机会问江帆:“江哥,叔叔怎么想炒股啊?”
江帆说道:“闲的蛋疼听过没?”
姐妹俩噗的笑出声:“哪有你这么说自己爸的。”
江帆一脸淡定:“我就是在陈述事实,人闲着没事干,就容易胡思乱想,总得有点事干才行,既然他对炒股有兴趣,那就让他炒下试试呗!”
姐妹俩挺踌躇:“我们也不会啊!”
江帆安慰:“又不是让你们教他怎么看盘和分析股票,他现在连门都找不到,你俩就教他怎么在手机上找股票和买卖交易就行了,剩下的让他自己去折腾。”
姐妹俩挺担心:“万一赔了咋办?”
“赔就赔了呗!”
江帆说道:“给他开个户,转上一百万本金,就算天天吃跌停板,能赔多少。”
心里想的则是,真要赔了才好。
真赔了钱,江爸必然天天想着怎么把本捞回来。
必然会花心思研究股票,就再没心思催他结婚养娃了。
次日,江帆吃过早饭去了公司。
裴家姐妹则陪江爸江妈出去逛。
本来要开车的,可江爸嫌开车太堵,停车也是个老大的麻烦事,还不如地铁方便,建议绿色出行,姐妹俩只放好弃了开车,选择打d和地铁出行。
路上还教江爸开户,买卖股票的基本常识。
开个户很方便,很快就弄好了。
不过江爸比较谨慎,只转了十万块钱进去,没转太多,准备先试一下。
末日崛起 太极阴阳鱼
也没敢急着买股票,还得继续研究。
活到这个岁数,就算再有信心,该有的谨慎还是有的。
這個 地球 有點 兇
江妈很想问一下姐妹俩,有没有想过生个孩子。
可几次话到嘴边后却咽了回去。
……
胡敏生完娃总算上班了,足足休息了半年。
产后恢复的还不错,只是看上去比以前更瘦了。
互联网应用发展的太快,半年不在岗,胡敏都感觉有点跟不上节奏。
可真应了伟人的那句话,一天不学习,赶不上那啥谁。
“娃要养,但工作也不能落下。”
江帆不但没鼓励她,反而不停加担子:“你可是公司的算法核心,要是连你都觉的跟不上趟,那数据中心的工作可就出乱子了,给你一个月时间,尽量回归原来的状态,别上班的时候心里却想着孩子那点事,爷爷奶奶带娃肯定比你趁职,知道吗?”
胡敏那个无语,没见过这样的老板。
这还真是要把自己当成驴马压榨啊!
不过想想休了半年产假,最终还是忍了。
这么长的带薪产假,而且还是全薪,就算那些吃皇粮的也没这利福啊!
怎么能不结草衔环以抱。
坐了半个小时,胡敏才离开。
江帆琢磨了下,让秘书去请吴艳梅。
吴艳梅很快就过一为:“江总叫我?”
江帆笑着点头,请他在对面的椅子坐下,问:“公司的产假定的多长时间?”
吴艳梅道:“跟着劳动法规定走的,产假有98天,难产可以增加15天,要是生的是多胞胎,每多一个增加15天,不过好多私企都只有一个月,有些小公司甚至会想办法让怀孕的女职工辞职,咱们的制度基本上都在各项法规的框架内。”
江帆问道:“三个月的产假你觉的够不够?”
吴艳梅想了想,道:“从法规上来说,三个月的产假是够了,从情理上来说三个月还有点不太够。虽然月子只有一个月,但女人产后恢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可能生完孩子一个月就恢复如初,特别是有些小孩需要哺乳,工作和生活有时更难兼顾。”
说到这里又笑了笑:“可能我是女人,看待这个问题天生就站在女人的立场吧!”
江帆点头:“你觉的产假调整成半年怎么样?”
吴艳梅说:“作为女人,我当然支持,不过这样一来,不但用工成本会增加,而且会影响到工作的连续性,公司的女员工占比超过40%,现在生孩子的还不多,可再过几年会比较麻烦,一旦休产假的女员工过多,会严重影响各部门工作。”
江帆揉着眉心想了一会,说:“胡敏开了个头,其他员工会怎么想?”
从作为女人的角度来说,吴艳梅自然也希望延长产假,但他不只是女人,还是抖音科技高管,拿着老板的薪水,屁股自然不能坐歪,道:“给胡敏算半年事假吧!”
江帆摆了摆手:“这种胡弄人的手段就别用了,现在谁也不傻,员工嘴不不敢说,心里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把产假调到半年吧,就算是我对女员工的一份关心。”
完了又笑着说:“我相信就算休产假的女员工太多,剩下的员工也完全能顶的住,男员工也不会为此就撂挑子,毕竟谁都有娶媳妇生孩子的时候,如果真的顶不住,那说明抖音的员工都有问题,真要是抖音科技运转不下去,那该倒闭就倒闭吧!”
吴艳梅点着头,心里却挺无语。
这像是老板该说的话吗?
虽然自己也有点被感动,但这话员工说说还能理解。
从老板嘴里说出来,画风委实有点不太对劲。
……
江爸江妈和两个小秘中午没回,在七宝古镇逛到十二点,尝了尝七宝羊肉和小镇的几样特色小吃,感觉羊肉做的还没两个小姐妹做的好,江爸江妈就觉的太亏了。
全都是挂羊头卖猪肉的。
下午就近去了趟动物园,老虎猩猩猴子这些就罢了,见的多了,没啥稀奇的。
到是好多没见过的鸟类让江爸很有兴趣,都想自己养一只消磨时间了。
可见最近实在闲的发慌。
转了一圈出来,已经快五点了。
江帆提前打了电话,晚上有应酬不吃饭。
江爸江妈商量一阵,也不让姐妹俩做饭,准备去南京路吃个饭,然后逛逛商场给姐妹俩买上几身衣服,但没说买衣服的话,只说去南京路逛逛,姐妹俩都没意见。
地铁太挤。
好不容易挤进车厢,江妈不小心踩了别人的脚。
对方是个四十多的女人,江妈还没来得及道歉,女人就痛呼一声直接骂开了:“哎哟我的脚,眼睛长哪去了,你瞎了啊,走路不长眼睛往人脚上踩……”
江妈连忙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对不起。”
女人一脸福态,不依不饶的:“对不起就完了?走路不看路要眼睛有啥用?”
江妈还能说啥,只能连声道歉。
江爸顿时不悦,但毕竟踩到了人家,也不好发作,就说:“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了。”
医品娘子:夫人,求圆房
女人还是不依不饶:“你说句对不起就完了,把我踩的这么疼,要不我踩你一脚试试。”
江爸那个无语,没素质的所在多有,怎么就让自己给碰到了。
周围的人都看好戏,没人吭声。
可还没等他说话呢,裴家姐妹先忍不下去了。
裴诗诗说:“阿姨,又不是故意的,都给你道歉了。”
女人顿时炸了:“阿姨?我很老吗,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老了?”
裴诗诗就懵了,这也能挑刺。
裴雯雯说:“阿姨,我妈四十多岁,你也四十多岁,叫你阿姨有错吗?”
女人气的够呛,简直要抓狂,直接开启了人身攻击:“几个没教养乡巴佬,你爸你妈是怎么教育你们,一点素质都没有,跑到我们魔都也只能做些下贱的工作!”
江爸忍无可忍:“你够了啊,一点小事,我们也道歉了,怎么还人身攻击了?”
女人也不知道是更年期到了还是最近心气不顺,火气大的不行,直接喷了回去:“你们就这么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几个外地的穷逼,没事跑来魔都得瑟个什么?”
江爸那个气啊,多少年没遇到过这种神经病了。
这特么哪里来的优越感。
魔都人就了不起了?
真要那么牛x,你还挤什么地铁。
江妈同样气的不轻,觉的今天撞邪了。
但还不等他们再说,周围的吃瓜群众也不乐意了。
什么叫外地的穷逼?
本来就很不爽,现在也莫名躺枪,再次被女人一并骂了。
如何还忍的住。
有个男人说道:“这位阿姨,嘴下留情啊,我们外地人怎么招你惹你了?”
还有人阴阳怪气的:“真涨见识了,原来魔都这么不欢迎我们,既然大妈这么看不起外地人,那就别吃外地人种的粮,别吃外地人种的菜、养的猪,魔都的空气就能喝饱了。”
更有人在插刀:“您这么牛b,还挤什么地铁啊!”
女人差点气炸,对着一群人就一顿喷。
奈何寡不敌众,周围的吃瓜群众都是有文化的,骂人都不带脏字,你一句我一语很快将女人怼的几欲晕倒,江爸江妈和裴家姐妹反到成了看热闹的局外人。
等到地铁进站,女人就骂骂咧咧的下了车。
也不知道到目的站没有。
经此一闹,两个小秘哪还有心思继续逛街。
江爸不妈同样没了心情,直接回家了。
今天真是被气到了,坐个地铁也能碰到那种神经病,实在影响心情。
煙淼 小說
吃过晚饭,江爸甚至不想出去溜湾了。
晚上江帆回来,两个小秘正在和江爸江妈打牌。
凑成两对打着升级,姐妹俩一对,江爸和江妈一对。
直到江帆进门,四人才结束牌局。
裴家姐妹想给江哥吐槽一下白天的闹心事,但江爸江妈在,就忍着没说。
坐了一会,江爸主动说起这个事。
江帆一点都不惊讶,说:“让你们带车去,你们非要坐地铁。”
江妈郁郁不乐,事情是她引起的,心里一直不痛快,说:“我又不是故意的,都道歉了那人还不依不饶的,骂我两句也罢了,还话里话外的看不起人,她也不比谁高贵。”
江帆只能安慰老娘:“你理那种没素质的干啥,有些本地人确实优越感挺强,但大多数都很刻制,年轻人大多受过高等教育,这样的不多,那些没素质的都是没啥文化,却享受了魔都发展红利的中老年人才表现的高人一等,也只是个别,这样的不多。”
江爸很不理解:“魔都人就高人一等?哪来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江帆说道:“多正常啊,要是商都也有魔都这么发达,那我作为商都人,同样会产生优感的,这是城市发展的必然结果,并不是简单的地域歧视,京城也一样,有些上了岁数的京城人优越感就很强,习惯就好,再出门还是带车去吧,别挤地铁了。”
裴雯雯嘀咕道:“我们现在户口也在魔都,也算是魔都人了,怎么没有优越感?”
江帆笑道:“再过二十年就有了。”
两个小秘不以为然,自己怎么可能变成那样的人。
绝对不可能的。
江爸江妈打算在魔都待几天就去澳洲,不打算在儿子这里长待,年代不同了,两代人过不到一起,所以江爸江妈才对孙子格外的着紧,跟儿子过不到一起,但孙子可以。
现在孙子到是有了,可依旧不在身边。
只能隔一段时间过去看一下,所以才会把主意打到裴家姐妹的身上。
希望这两小姐妹也赶紧生个孩子,他们也好帮着带娃。
不过江爸成功被转移注意力,这几天都忙着研究股票,到是不在催孙了,只有江妈时不时的提上两嘴,江帆却避重就轻,江妈只能把重点放在裴家姐妹的身上。
几次想说,却一直说不出口。
江帆比较谨慎,研究了好几天也不敢下手。
离开魔都的前一天。
中午江帆回家吃饭,江爸还问他:“你觉的青禾种业那个股票咋样?”
江帆问道:“你还没炒?”
“没呢!”
江爸说道:“上面都有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这玩意搞不好就得赔钱,哪能随便就买,我不得小心一些,万一我买了股价下跌赔了钱咋办。”
江帆着实无语,还想着只赚不赔?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啊,就算世上真的有神明,资本家们也得从神明身上咬下块肉来,更别说凡人,但不好吐槽,耐着性子说:“这个你最好别问我,与其让我给你说,还不如不炒,炒股要自己判断,输赢要自己负责。”
两个小秘憋笑,却不敢表现出来。
觉的喜闻乐见。
股市的水有多深她俩是一清二楚,就算炒作业都得被人割韭菜,资本市场吃人都是不见血不吐骨头折,而看现在的江爸,姐妹俩就觉的特像当年的自己。
太像韭菜。
又老又嫩。
江爸有点不太满意:“我就问问你怎么看的,又没让你给我做决定买不买,你说这么多干嘛,让你给个意见都推三阻四,要你这儿子还有啥用。”
江帆只能应付:“你别问我的意见,你要觉的行你就买,不行就别买。”
江爸很不高兴,决定不问儿子了。
吃过午饭,等股市开盘后,就操作账户买了青禾种业。
全仓杀进去的,操作手法一如刚入市的小白。
结果一次还没成交,概因上百万干进去直接将股价砸的涨了一毛钱,搞的江爸分了几笔才追进去,然后就一直盯着股价,看到股价涨就高兴,看到股价跌就心惊胆战。
以至于两点半江帆睡起来出门时,都顾不上再理儿子。
一直抱着手机盯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