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救命!王妃又在裝嬌弱了討論-第98章 王爺撞見女主金屋藏嬌(2)閲讀

救命!王妃又在裝嬌弱了
小說推薦救命!王妃又在裝嬌弱了救命!王妃又在装娇弱了
南宝姝说:“现在我得亲自出去支开外面的奴仆们,我若不露面,他们恐怕会疑心我被歹人挟持了,不肯走远。所以我把蛇交给你看管,你对蛇有吸引力,而这条巨蟒通人性,它不会伤害你,你便替我在这里守着它,千万别让它乱跑,不能让人发现它,知道吗?”
周春生又看了眼大蟒蛇,一想到主子要离开,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面对大蟒蛇,他就脸色发白,头皮发麻。
他害怕。
真的怕。
可是主子已经吩咐了,他又确实知道自己吸引五毒的体质,于是硬着头皮大着胆子哆哆嗦嗦回答:“好……好的,主子。”
南宝姝见他这模样,有些抱歉:“辛苦你了,阿生,你相信我,它绝对不会伤害你,好吗?你看我方才跟它待一块儿,它也没伤我分毫,是不是?”
她示意周春生:“不信你摸摸它,它要是咬你,我立刻让你出去。”
周春生闻言,哆哆嗦嗦抬起手,咬牙颤巍巍摸上了巨蟒的脑袋。
巨蟒看到周春生抬手,没露出攻击眼神。
周春生的手距离它越来越近,它也没有露出攻击之态。
等周春生的手摸到了它蛇脑袋上,它仍旧很乖,还愉悦地摇摆着尾巴,跟一条忠心耿耿的大狗狗一样。
周春生看到巨蟒这样,有些愣住了。
他惊奇地看了一眼南宝姝:“主子,它真的通人性哎!”
南宝姝笑了。
她心里有一个声音说,巨蟒通人性也的确是通人性,可巨蟒会这么听话任由周春生接近抚摸,是因为周春生体内的蛊王体质啊。
尽管这小少年的蛊王体质比她微弱许多,巨蟒这般嗅觉敏锐的庞然大物却依旧能感应到,它不会攻击拥有这种体质的人。
“不怕了吧?”
南宝姝笑着问道。
周春生心里还是有点怕,毕竟巨蟒的庞大体型在这里,那是可以一口吞一个他也毫不费力的庞然大物啊。
但是,他没之前那么害怕了。
我想将真正的实力隐藏到极限
他轻轻摸着巨蟒光滑的鳞片,抬头对南宝姝笑:“主子,我会看好它的,您出去吧,这里交给我了。”
南宝姝点头,又说了一声辛苦,然后便迈着步子若无其事地往门口走。
她一走,巨蟒又试图游窜着跟上去。
周春生立刻张开胳膊拦住巨蟒,巨蟒迷茫地盯着周春生看,周春生也鼓起勇气盯着它,它小心翼翼撞了一下周春生的胳膊,试图撞开他。
周春生见它连撞击的动作都这么轻,这么小心,顿时放开了胆子,一把抱住了它庞大的身躯:“不许去,乖乖呆在这里。”
巨蟒被周春生抱住,它与周春生接触的每一片鳞片都感受到了周春生体内血液的流动,蛊王体质对五毒的吸引力一瞬间放大了数倍,迷惑得它脑子发晕。
它望向南宝姝背影的眼神迷茫了一瞬,就果断垂下头,乖乖被周春生抱住,动也不动了,比最听话的小狗还乖。
周春生看到巨蟒这样,激动得不得了。
他原本惨白的脸颊一瞬变得红扑扑的,降服了这般的庞然大物,对这个小少年来说别提多有成就感了!
南宝姝将手放在门闩上,含笑看着这一幕。
见两个小可爱都乖了,她才打开门,走出房间。
奴仆正在院子里忙活,堂堂王妃出行,自然不可能只带一个包裹,带的东西不少,都需要奴仆来归置。
此刻见南宝姝从房里出来,他们都齐齐停下手中的活儿,行礼请安。
南宝姝说:“方才在山门外,荣儿说要吃鲜花饼,你们听见了么?”
奴仆们愣了愣,随即点头。
小公子说寒山寺后面有一个莲花池,想摘荷花吃鲜花饼,他们都有听见。
南宝姝说:“你们去跟庙里的大师父说一声,然后摘一小篮子花瓣来,明日我要用花瓣做鲜花饼。”
奴仆们应声,打算分几个人去摘花,留下几个人在这里守护王妃。
南宝姝见状,无奈感叹,奴仆太过忠心有时候也不是好事。
她面不改色的又说:“你们全都去,那花瓣我要赶早用糖腌制,人少了摘起来慢。”
奴仆们对视一眼。
想着这庙里安全,隔壁又是卫家舅舅的院落,留王妃一个人在这里应该也没什么事,他们就放心的行礼离开了院子。
南宝姝站在台阶上,等着所有人都走远了,确定不会有人折返,她这才转身准备回屋。
谁料刚推开门,一只脚刚跨进门槛,她就听见院子外面响起了人声——
“王爷,王妃就住在这里,您请。”
“嗯,辛苦小师父了,小师父您忙,请自便。”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南宝姝一愣,随即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向院子门口!
不是吧?
殷重华来了?
他不应该好好在战王府待着吗,他来寒山寺做什么啊!
而且早不来晚不来,怎么偏偏要这时候来?
倒霉催的,她房里还藏着那么大一条蛇呢!
七灵魂
南宝姝揪着手绢幽怨地盯着院子门口,瞅见一片黑色的袍子在月亮门前一晃,一只穿黑靴的脚迈进院子,她立刻调整好情绪,收起幽怨和嫌弃。
等殷重华人走进了院子,南宝姝赶忙装作异常激动欢喜的模样,握着手帕抵着心口,惊喜道:“王爷!您怎么来了!”
玉树临风的殷重华负着手站在院中,抬头瞅了一眼房间门口的南宝姝。
将她满脸的欢喜和惊讶尽收眼底,他微抬下巴,故意问道:“怎么,不欢迎?”
南宝姝心里有一个小人疯狂点头,就是不欢迎你,你呆在你的战王府就是了,跑来这儿做什么,阴魂不散啊,你让我的巨蟒怎么能离开?
可惜她脸上还得装作格外高兴的模样,摇头说:“怎么会呢,王爷能来,我真是要高兴死了,我只是很惊讶,王爷您明日还要上朝,怎么……怎么也来寒山寺了呢?”
殷重华眼神微闪。
他心说,本王怎么会来寒山寺,自然是本王昨日安插进寒山寺的人突然传信告诉本王,说寒山寺闹巨蟒啊……
他不会将他安插了人的事说出来,便随口说道:“本王让人买雄黄粉对付府里你留下那三十几条保家仙,结果去买雄黄粉的下人说,他在那摊子前遇见了挺多百姓都在买雄黄粉,起因是寒山寺有巨蟒出现,百姓惶恐不安,便买上几包雄黄粉撒自家门口以防万一。”
他一边说一边走向南宝姝:“本王听说了此事,在府中有些不安宁,怕巨蟒下山以后你慌慌张张看不好荣儿,怕荣儿出事,所以来看看。”
南宝姝听着殷重华说起巨蟒,看着殷重华靠近这边,她紧张地掐了掐手掌心。
你别过来啊!
你口中的巨蟒现在就在我身后房间里趴着呢!
你不要靠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