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滿級大佬重生成真千金,被團寵了-第97章 不回去閲讀

滿級大佬重生成真千金,被團寵了
小說推薦滿級大佬重生成真千金,被團寵了满级大佬重生成真千金,被团宠了
“你还好吧?”
感受到傅辞的担忧,顾槿勾唇,单手插兜,不甚在意道:“我当然好啊。我也没那个心情,去应付那些人。”
傅辞认真看了顾槿一会儿,发现她是真的不在意之后,松了口气,啧道:“阮丽桦那个人,真的不像是阮家人。”
“阮家人重情重义,义薄云天。阮爷爷和阮叔还有苏姨都是性格极好的人,虽然很多人都说他们是暴发户出身的,但比起那些所谓的豪门,我更喜欢他们。”
“但到底龙生九子各有不同,阮叔叔虽和阮丽桦一母同胞,却不管是心性品德,还是为人处世,可谓是天差地别。”
顾槿但笑不语,也没打算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说些什么,毕竟没什么意思。
“想好吃什么了吗?”
闻言,傅辞有些神秘的一笑:“带你去一个,有绝顶美味的地方。”
十分钟后,顾槿站在一个深巷的小苍蝇馆子面前,之所以是小苍蝇馆子,是因为这个门面是真的很小。
在大多人的印象里,对苍蝇馆子的评价都是脏乱差,不卫生。
但傅辞找这个,虽然门市简陋又小,但胜在干净,厨房菜品都是透明的,看着也安心。
“能吃辣吗?”傅辞问了一句,毕竟没见顾槿吃太辣的东西。
“还可以。”顾槿找了个位置坐下,火锅的麻辣鲜香扑面而来,几乎可以闻到的辣。
傅辞刚打算叫一个红锅,就听顾槿道:“鸳鸯锅吧,还有两个人,有一个是病号。”
“那就鸳鸯锅。”听到还有人,傅辞连忙在离顾槿最近的地方坐下,问道:“还有谁啊?我认识吗?”
“两个朋友,你应该不认识。”顾槿接过老板的菜单,见老板笑着说了两句什么,但她没听懂。
她将视线看向傅辞,却见傅辞用同样的方言说了一句什么,老板对他竖起一个大拇指,还对她点了点头。
顾槿问道:“说的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傅辞笑得很开心,对顾槿道:“老板说你长的很乖。”
“我?”顾槿有些疑惑的指了指自己。
她听见过很多人对自己外貌不同的评价,唯独没听见别人说她长的乖。
我才不是你老妈耶!
可能是不管性格还是其他方面,她都和乖这个字,不挂钩。
“这家火锅店的老板,是从渝城来的。”傅辞解释道:“所以他们家的火锅味道才如此正宗。在他们家乡,乖的意思就是夸你好看。”
农家小医女
顾槿了然的点了点头,将菜单给了傅辞,然后拿出手机。
【顾槿:我乖吗?】
微信发出去,顾槿想了想,又撤回了。
然而那边已经很快的回复她了,明显是看见了。
【傅沉洲:很乖。】
【傅沉洲:为什么要撤回?】
顾槿垂眸看着,勾了勾唇。
【顾槿:没,发错了。】
【傅沉洲:那你打算发给谁?嗯?】
看见那个嗯字,顾槿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上次傅沉洲在她耳边,用低沉又磁性的嗓音嗯了一声。
性感又撩人,活脱脱就是一个妖孽。
顾槿收起手机,没回。
“要不要试一试他们家的甜品?”傅辞问道。
顾槿抬眸看向店里放着甜品的冰柜,摇了摇头:“算了,我不喜欢吃甜的。”
等上菜的空隙,孟霜和灵尘到了。
“阿槿!”孟霜一拍顾槿的肩膀,在她身边坐下,随后看向傅辞,热情道:“你好啊,小帅哥~我是阿槿的小宝贝,我叫孟霜。”
看着如此风情万种,千娇百媚的孟霜,傅辞笑了笑,平静的打招呼:“你好,我叫傅辞。”
“哦?”孟霜微眯着一双勾魂摄魄的眸子,朝傅辞靠近了几分:“你就是傅辞啊?难怪长得这么帅。”
傅辞在京城待了那么多年,因为他的身份,对他前仆后继的女人很多。
环肥燕瘦,各种类型的他都见过不少。
但也是第一次见像孟霜这样的人,虽风情万种,千娇百媚却并不让人感到俗气。
反而有些高不可攀的贵气和疏离,透着骨子里的媚,也透着骨子里的防备和冷淡。
那种冷淡的感觉,和顾槿很相似。
顾槿看了孟霜一眼,淡声道:“坐好。”
孟霜又对傅辞抛了个媚眼,看的灵尘在一旁直翻白眼。
傅辞将目光看向了灵尘,认真打量了他一眼,蹙眉道:“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灵尘闻着周围的火锅香气,觉得自己浑身都要幸福的冒泡泡了。
听到傅辞的话,灵尘嘿嘿一笑:“小人物而已,你怎么会觉得见过我呢?”
看着他的笑容,傅辞觉得更加熟悉了,火光电石间他恍然想起什么。
他刚想说什么,就被顾槿照着他后脑勺拍了一巴掌,微笑道:“我想喝可乐,让老板拿一个。”
接受到顾槿的视线,傅辞闭了嘴,招呼老板拿了三罐可乐。
见居然没有自己的份儿,灵尘瞪着眼:“为什么没有我的?你这是厚此薄彼啊弟弟!”
“小槿说有病号。”傅辞打开易拉罐递给顾槿,说道:“这位孟小姐看起来不像病号,那就只能是你了。”
“叫什么孟小姐,这么生疏。”孟霜撑着下颚,纤纤玉指撩着长发,眨眼:“叫姐姐。”
傅辞有些招架不住孟霜的热情,忍不住捂脸,维持着笑脸:“好的霜姐。”
难得见到如此纯情的小弟弟,还是京城傅家人,孟霜笑眯了眼。
孟霜和灵尘都不是不好相处的人,几个来回下来,傅辞就和灵尘勾肩搭背的称兄道弟。
灵尘虽然遗憾不能吃辣,但能不吃粥,他已经很满足了。
吃完饭后,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孟霜和灵尘回去了,顾槿和傅辞两人独自走在大街上。
“我明天要去京城。”顾槿目视着前方,嗓音清淡:“我还没有订机票,你要不要回去看看?”
傅辞疑惑道:“你去京城干什么?”
顾槿道:“有点事,你去不去?”
“不去。”傅辞垂眸,神色有些复杂,淡声道:“他们也没有叫我回去,我也不想看见傅家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