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農門長媳被八個縮小版大佬寵歪 txt-第168章 縣丞的面子

農門長媳被八個縮小版大佬寵歪
小說推薦農門長媳被八個縮小版大佬寵歪农门长媳被八个缩小版大佬宠歪
“猪啊,跑了就跑了呗。”
系统嘻嘻笑道,“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你可知,福之祸之所倚,祸之福之所伏……”
“行了,行了,什么时候你都有理由!”
夕颜噘起嘴,道,“我严重怀疑,你的法力失灵了。你看看我最近,过得多不顺?
差点被人家抢了生意,现在猪又跑了。你说,是不是你的法力罩不住我了?”
系统一点不以为耻,仍是不以为意地道:“丫头,再强大的幸运罩,偶尔也会露点缝的。”
林夕颜:“……”
无语中。
小徐走了,县城的铺子缺人手。
林夕颜去学堂里,准备挑一个合格的伙计。
教账房的庄先生,陪她去大班的教室,路上恰好碰上两个八九岁的孩子在打架。
我被系统托管了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上前,将他俩分开。
“不管什么事,都要好好说,干嘛要打架?”少年轻声道。
“他,他抢了我的饼子……”一个孩子哭着道。
“不就是一块杂粮饼吗?我都不稀的吃。”
另一个孩子从怀里抓出一块饼子,扬手丢到地上。
温和有礼的少年顿时恼了,怒目瞪着那孩子。
“你敢糟蹋粮食?若是没有父母的辛苦劳作,你连一块杂粮饼都吃不到。
把它捡起来,不然我定要告诉先生,罚你一天不得吃饭。”
许是被少年的严厉吓到了,又或许是真心有愧,那混账孩子捡起饼子,跟另一个道了歉。
“那孩子叫杨守诚,杨树屯的,诚实踏实,肯吃苦,是个好的。”
庄先生悄悄对夕颜道,“你看他怎么样?他母亲病了,无钱医治,这几天正愁着呢。”
得先生赞赏,又孝顺懂事,很合适,就他了。
林夕颜带着杨守诚,往县城去。
县城里,于县丞家,于县丞正跟小舅子乔大富吵吵。
“姐夫,让你给我找个活,你踅摸好几天,就想让我给人家去做伙计?”
“做伙计怎么了?要不是尹家店铺刚好走了个伙计,这个活也轮不上你。”
“姐,我可是在书院里读过好几年书的,出来给人做伙计,能挣几个钱?”乔大富冲他姐乔氏嚷嚷。
“就是,咱家大富可是读过书的,做伙计是有点屈才了。”乔氏抱怨道。
“快别说他读过书了,念了这么多年书,连个童生都没考上。还弄得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一身的臭毛病。”
于县丞道,“你们当尹家铺子是一般的铺子吗?县城里所有的店铺,有一家算一家,哪一个比得上尹家?
一个伙计,一个月工钱五百文,干得好还有提成。你不想去,自有人愿意。
咱在家商量来商量去的,人家还不一定要你呢。我是要凭着手里这点权,硬把你压进去。
你先干些日子,等过些天,我找找尹家主事的,给你提成掌柜的。
只要干了掌柜的,那钱都把在你手里,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能干掌柜的?那我去。姐夫,你可快着点啊,我这能力干个掌柜的绰绰有余,可受不了给人做伙计的憋屈。”
林夕颜带杨守诚到的时候,恰好于县丞带着乔大富也来了。
两下里一碰头,乔大富就恼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跟我来抢活?”他狠劲一推杨守诚。
“大富,不得无礼!”
于县丞假作威严地斥责了一声,又转向夕颜,“尹夫人,今天我特意带着内弟,来你家谋份差事,你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林夕颜睨了乔大富一眼,那家伙立刻诞着脸凑上来。
两只眼扒在她脸上,一下不移开。
这特么的是个什么玩意?怎么那么看不顺眼呢?林夕颜暗骂一声。
“不知道大人想给这位大哥,谋个什么差事?我家店小,可能没有适合大哥做的。”她压住火,和颜悦色地道。
“哥哥不挑,做什么都行。”
美人面前,什么都好说,不过乔大富初心不改,觍着脸又道,“不过,要是能做个掌柜的,更好。”
这个沉不住气的东西!于县丞狠狠剜了他一眼。
“这可就难办了,”夕颜轻笑道,“我家铺子不缺掌柜的,大哥还是另寻他处吧。”
“那就做个伙计,我真不挑的。”
“尹夫人,我特意送他过来的,还是留下试试吧。”
于县丞特意加重了“留下”两个字,威胁意味明显。
“民不与官斗”,虽说县丞只是个八品小官,林夕颜也不想轻易得罪。
“那就留下吧,跟小杨两个都留下,我家还养得起两个伙计。”
算你识相!于县丞得意地走了。
林夕颜盯着他的背影,暗暗发狠。
总有一天,她要让乔大富,从哪来的滚回哪去。
“乔大哥,你且等会,守诚年轻,我先给他讲讲规矩。”
林夕颜柔声对乔大富说完,又对杨守诚道,“守诚,家有家规,铺子也有铺子的规矩。犯了店规,是要受罚的。”
当然,若是干得好,也会有奖赏。比如,你和乔大哥两个搭伙卖烤红薯,每卖出两斤提成一文钱。卖得越多,提得越多。”
“明白了,东家,教教我们怎么烤吧?”杨守诚沉稳地道。
“对啊,对啊,先说说怎么烤?”
乔大富拖了把椅子过来,一屁股坐下去。
林夕颜暗暗白了白眼,往下压了压火,柔声道:“烤地瓜很简单,关键是要有耐心。
烤炉总共分三层:最下面一层是烧火的炉子,要保持炉火不灭,还要根据情况,调整火的大小。
上面两层是烤架,红薯先放进第二层,烤熟了就移到上面去。再把生的放进第二层,继续烤着。
红薯要时常翻动,不能烤糊了。大个的要烤三刻钟,小个的烤两刻钟就可以了。”
“明白了,东家,让我试试。”杨守诚跃跃欲试。
“真够笨的,就这么点事,看看就会了,还用试试?”
乔大富一直像个大爷一样坐在那,眼珠子一刻没从夕颜身上扒下来。
此时,这小子一翻白眼,那表情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店里人个个烦他,却又不愿惹这个傻雕。
一只麻雀扇着翅膀飞进来,欢快地直冲乔大富飞去。